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吾愛文學網 -> 玄幻魔法 -> 引凰為后 -> 922.第五十九章 老熟人(上) 加更

922.第五十九章 老熟人(上) 加更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CTRL+D 收藏:吾愛文學網www.retcgv.icu,享受更多精彩閱讀

    【筆♂趣→閣 ..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防盜章--------親們待會兒來刷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苻氏把要說的話咽了回去,對錦屏道:“請他們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錦屏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不多時,就見一身紫色錦袍的趙重華帶著一名身量很是窈窕纖細,身著緋紅色衣裙的姑娘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少年高大俊朗,少女明艷動人,倒真是十分般配的一對璧人。

    苻氏最近本就被胡茵哄得開心,方才又聽說趙璟瞎折騰的事,越發覺得胡茵可愛又可憐。

    分明也是父母捧在心里疼愛著長大的,和長媳相比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卻因為遇到了一個荒唐的公公,弄得好好的婚事竟生出了波折。

    她還在唏噓,那邊趙重華和胡茵已經給鳳凰兒行了大禮。

    胡茵的聲音雖不若鳳凰兒的那般悅耳,卻也很是動聽。

    鳳凰兒卻愣住了。

    原因無二,這位胡茵姑娘居然非常眼熟。

    不,不僅是眼熟。

    以鳳凰兒那超群的記憶力,只需一個照面,她就看出了胡茵像誰。

    三年前蔡州那一對曲家姐妹花中的妹妹——曲若茹。

    三年的時光,她的變化的確不小。

    容貌長開了,比從前高了一個頭不止。

    時隔三年再次相見,換一個人或許只會覺得這姑娘十分眼熟,卻不敢輕易下結論。

    畢竟那曲若茹已經隨著曲家人一起獲罪,又怎么可能搖身一變,成為萬里之外的桂州知府嫡女?

    而且曲若茹是土生土長的蔡州人,說話的時候總會不自覺地帶著幾分蔡州口音。

    眼前這位胡茵姑娘卻說得一口好官話,說是自小在京里長大的都不為過。

    可鳳凰兒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她的記憶力是經過多次驗證的。

    四年前在汾州,不過是一起吃了一頓飯,她就能把阮家九位少將軍分得清清楚,而且還記住了他們不會輕易被人察覺的特征。

    同樣是在汾州,不過是邂逅了押解契丹人的囚車,她就能記住那些俘虜的樣貌,甚至于一年后還能分辨出來。

    更別說同她在一所宅子中居住了一個多月的曲若茹。

    說句不好聽的話,那真是化成灰都能認得出來。

    鳳凰兒打量著眼前這張明艷動人的臉龐,嘴角微微翹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記得很清楚,當初那些捕快前來小宅子中緝拿曲家姐妹時,兩人截然不同的表現。

    曲芷蘭嚇得身子像是篩糠一樣劇烈都懂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趙重華能聽得懂鳳凰兒話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大嫂說他不是小孩子了,其實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是他就是個小孩子,所以才來這里胡攪蠻纏。

    他哪里敢計較,繼續哀求道:“大嫂,您要想見阿茵還不容易,讓人去胡府傳個話,不出一個時辰您就能見到她。”

    鳳凰兒好笑道:“我見了她又如何?凡事總要講個規矩。

    人人都像你一樣隨心所欲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大宋豈不亂了套?

    皇室宗親、滿朝文武,甚至是平民百姓,誰看上個姑娘就帶來讓本宮賜婚,你當本宮是專門負責保媒拉纖的月老么?”

    “大嫂——”

    趙重華不干了。

    都說長嫂如母,他不過是想要讓大嫂給自己賜個婚而已,她卻扯出這么多亂七八糟的話!

    鳳凰兒道:“你去問過母妃了么,她是什么意見?”

    聽她提起母妃,趙重華嘟著嘴道:“母妃如今變得非常冷漠,哪里還會管我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鳳凰兒輕聲斥道:“你這話就沒良心了,母妃疼了你十幾年,你居然說她冷漠?”

    趙重華自知食言,訕笑道:“我說錯了還不行么,母妃對我自然是最好了,可她對父王……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像竹筒倒豆子一般,把昨日父王突發疾病,母妃居然毫不關心的事詳細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鳳凰兒又被氣笑了。

    趙璟的無能她早已經看得清清楚楚,可他的無恥卻總是讓她“耳目一新”。

    為了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推,他居然能做得出裝暈這種事。

    腦袋磕在床頭這么爛的招數也能騙到人,眼前這位身份尊貴的少年郎,卻偏偏吃這一套。

    這樣單純的他,一旦知曉心愛的姑娘是在利用他,能承受得了么?

    當然,她現在還沒有十足的證據證明那胡茵有問題,可有些東西真的未必需要等到查清楚那一日,人的感覺有時也很可靠。

    見她還笑得出來,趙重華氣鼓鼓道:“大嫂,您今日總要給我一個說法!”

    鳳凰兒一翻眼皮:“你想要什么說法?”

    趙重華心一橫:“讓您直接下旨賜婚是有些為難。這樣好了,您今日先見一見阿茵,可好?”

    鳳凰兒道:“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得閑?我那里還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,沒有那么多的閑工夫陪你瞎折騰!

    等哪一日我抽出空來再召她入宮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——”

    趙重華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大嫂,胡家那邊已經被父王徹底得罪了。

    阿茵嘴上不說,心里不定怎么難過呢!

    我這邊要是不抓緊,萬一胡伯父和胡伯母替阿茵另擇夫婿,那才真是完蛋了!”

    鳳凰兒嗤笑:“你還真是個傻小子!放眼整個天下,他胡家還能尋到比你條件更好的女婿?

    他們要是真那么有骨氣,受到皇家的冷落便立刻著手替胡茵另擇夫婿,本宮倒是要高看他們一眼,成全了你們又何妨!”

    趙重華知道大嫂的話很有道理,可他的心里卻沒來由地緊張起來,只覺得渾身上下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鳳凰兒心道,看吧,其實你小子對胡家,對那位阿茵也是沒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否則我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,其實也等同答允下旨賜婚了,你還緊張個什么?!

    她勾起嘴角道:“就這么著吧,你先回王府,這幾日暫時不要去胡家,且等等看再說。”

    趙重華腿一軟,噗通一聲跪在鳳凰兒面前:“大嫂,我不想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人心都是經不起試探的。

    萬一阿茵因此寒了心,將來他們就是順利成為夫妻,一輩子都會有解不開的心結。

    鳳凰兒如何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長嘆一口氣。

    沒想到趙璟那樣的混球渣爹,居然生出了兩個這般癡情的兒子。

    難道是苻家的血統特別好?她默默在心里問了一句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三骰子开大小的技巧